第2章 剑灵

身上和脸上的鞭伤火辣辣的疼。
  因为刚刚的动作,伤口还在有血不断渗出。
  死前的情形历历在目,要不是身上的鞭伤在时刻提醒她,她大概会觉得现在经历的一切是一场梦吧?
  “死而复生啊……”
  勉强撑着地坐起来的白如墨似是叹气一般感慨了一句,摸索着点了几个穴道止血,这才坐在地上慢慢恢复体力。
她是被师父的“朋友”杀死的,而师父甚至还不知道那个朋友其实是他的仇人。
未能在临死前让师父知道“朋友”的真面目,这是白如墨最遗憾的事情。
  只是老天爷也太会开玩笑了。
  让她死而复生,给了她帮助师父的机会,却把她丢在了一个根本不可能再见到师父的世界。
希望师父能保护好自己,毕竟她现在可是回不去那个世界的。
  也罢,今后她就是残灵大陆的白如墨了。
  作为百安城唯一一个经脉残缺、不能聚气修炼的人,与其担心遥不可及的师父,倒不如先把师父放在心底,担心一下自己当下的处境吧。
  原本的白如墨因为不能修炼,已不知遭了多少年的白眼、受了多少年的欺负了。
  父母过世,父母的养子白浩峰又在去年失踪之后,没了庇护的白如墨甚至都能被人当做一件物品,拿她的清白名声去换一个炼器的机会。
  如今在世人眼里早她已经失了清白,未婚夫来退婚是迟早的事情。
  她在爷爷眼中唯一的作用联姻也没了,难怪白如雪敢直接伤她的脸、毁她的容了。
  可那些嘲弄她、欺负她、凌辱她的人都还在。
  不想个办法让自己修炼变强的话,她以后的日子都不好过,更别说还要替原本这位白如墨向那些人讨债了。
  “经脉残缺吗……”白如墨看了看自己沾染着血迹的双手,稍稍有些头疼。
  上辈子的她虽然不是因为经脉问题,却也无法修炼,这才选择和普通人一样上学、学医。
  上辈子的师父都没解决的问题,她能凭自己的力量解决吗?
  “这幅身体原本确实是经脉残缺,姑娘来了之后,这身体里便多了一条隐藏的经脉。”
  “隐藏的那一条经脉不但十分完整,而且比寻常人的经脉都要宽上数倍,聚气修炼不但没问题,反而速度要比寻常人快上许多。”
  清澈好听的男子声音响起,像是在耳边,又像是在更加贴近的地方,让白如墨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
  她对声音很敏感,能听出来先前冷哼和叹气的也都是这个声音,只不过现在比先前听起来声音低了一些,所以……
  “你是谁?为何帮我?又是如何控制我的身体的?能不能站出来说话,别装神秘?”
  她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警惕,却不似刚刚和白如雪对话时那般冷漠。
  毕竟刚刚这个声音的主人帮了她,还接连帮了两次。
  “在下是鸣锋剑的剑灵,现在在姑娘的识海之中。帮你也好,能控制你的身体也好,都是因为如此,你不必这般紧张。”
  “还有……在下现在出不来。”
  许是那声音太过温和淡然的缘故,白如墨居然从中听出来了几分虚弱。
  不过她也总算明白这声音的主人是怎么回事了。
  鸣锋剑,那不就是白家人用她的名声从第一炼器宗师寻墨大师那里换来的那把剑吗?
  寻墨大师在铸剑之前说过要用八八六十四天,结果才过了三十三天便将剑铸好了,而他本人却失去了踪迹,只留下白如墨独自一人承担骂名。
  这也便罢了,最后那把剑还被白如雪抢去了。
  而当初的白如墨为了护住那把剑狠狠咬了白如雪一口,便被她活活打死了。
  如今看来,鸣锋剑的剑灵能留在她的识海之中,应该是认她为主了。
  虽不知那把剑是如何认主的,但她总算放心了一些。
  不过,她还是关心了一句:“你‘出不来’,是因为鸣锋剑不在吗?”
  虽然随身带着个剑灵不是坏事,甚至还能关键时刻保护自己,但她并不想剑灵随时随地跟着她。
  毕竟那剑灵是个男子,有些事肯定会多有不便。
  “嗯。”剑灵的声音越发虚弱了,“姑娘最好尽快拿回鸣锋剑,即便不为其他,剑灵与剑身分开太久,也会反噬主人的。”
  “你明明有自我意识,不反噬不就行了吗?”
  白如墨小声嘀咕了一句,又关心了一句。
  “我听你声音很弱,你没事吧?”
  “无碍,只是姑娘体内没有半分玄灵气,在下刚刚耗尽了自己的力量而已……”
  剑灵说到最后,索性没了声音,白如墨喊了几声也没有回应。
  但既然剑灵说了无碍,她便也没有过多担心,而是忍着身上的伤,费力从地上起身,慢腾腾地挪回了房间之中。
  先前的白如墨经常受伤,房间里各种外敷内服的伤药倒是不缺,虽然没见到什么珍贵的灵药,但也够白如墨处理自己的伤口了。
  快速处理了身上和脸上的鞭伤,又找了一身相对宽松干净的衣服换上,白如墨便开始依照以前师父教给自己的聚气方法吸纳灵气。
  师父教给她的方法,与印象中原主的哥哥白浩峰教给她的方法并无太大区别。
  所以白如墨上手很快,吸纳灵气、控制灵气在经脉中运转、控制灵气归于丹田……
  这样的事情她越做越熟练,越做越快。
  等到她隐隐听到院落里有动静的时候,丹田中的灵气已经成了一片雾蒙蒙的红色。
  她慢慢睁开了双眼,片刻之后,便见一个一身粗布青衣的丫鬟急匆匆闯了进来。
  是那个整个白家唯一没有离开白如墨身边的丫鬟,明音。
  明音在看到院落里的血迹之后几乎是惊慌失措地冲进了房间,然后就对上了一双明亮如星子的眸子。
  “小姐,是谁又来欺负您了?院子里怎么那么多血?怎么您的脸都伤了,到底是谁干的?”
  明音又急怒又担忧,不自觉就红了眼眶。
  “都是奴婢的错,若是奴婢早点回来就不会这样了……”
  她也想一直守在小姐的身边保护她,可是没办法,主仆二人的吃穿用度乃至白如墨经常受伤要用的药和绷带都得明音出府做零工赚回来。
  明音听说了望家要来退婚的事情,立刻急匆匆赶了回来。
  谁知还没看到望家的人,就看到了外面地上的血和小姐脸上的伤,这一瞬间她连自裁谢罪的心都有了……
2153 字
2021-02-23 10:23
第2章 剑灵
邪帝追妻:毒医魔妃太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