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又下雪了啊!”   京城的雪,是夏雪最喜欢的景致,没有之一。   但是今天,她却换上了一身不起眼的粗布短打,还在脸上抹了些锅底灰和尘土,遮住了白皙而娇嫩的皮肤。   此时此刻的夏雪在街边佝偻着腰,乍一看像极了瘦弱的小贩,在不甚凛冽的寒风中微微发抖,显得普通而卑微。   她在等人,等一个名叫姬康,职业是皇帝的男人。   任何人都可以变得强大起来,只要她真真正正的死过一次。   夏雪这个名字、这张脸,甚至这具身体,都不是她的。   她本名叫楼千雪,是去年入宫的秀女。半个月前她死了,在宫里被按进水盆里,活生生呛死的。   但她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死了以后,再睁开眼睛,居然发现自己在另一个人的身体里活了。   而这个新身体的主人,竟是她刚好在同一天病逝的好姐妹——夏雪!   希律律!   远处长街上,缓缓驶来一辆马车。   看到街面上突然多出来的各路小贩、行人,夏雪朝着被冻得有些发僵的手指上呵了一口热气。   来了!   半个月前的她,正是因为在御花园路过,无意中听到有人密谋要在今天刺杀马车里坐着的那个男人,才会在当天晚上,被人潜入房中,活生生呛死在水盆里。   杀身之仇,岂能不报?   想到被呛死时的那种绝望、无助、痛苦,夏雪深吸一口长气,缓缓起身。   皇帝,富有四海九州,居然还喜欢搞微服出巡这套把戏……真以为没人敢杀你吗?   眼中闪过一丝嘲意,夏雪放慢动作,默默等着马车靠近。   现在的她,可不是宫里的秀女,又不是小说话本里那些武功高强的游侠,贸贸然的靠过去,恐怕还没见到那个男人,就会先被那几个模样隐约有些眼熟的“小贩”给放倒。   接近皇帝,借他的手查清真相、报仇雪恨,然后把楼千雪、夏雪两个人的人生过的精彩一点,这就是她要做的事。   近了!   身体在冷风中微微发抖,当夏雪靠近那辆马车十步范围之际,她敏锐的感觉到,街面上很多小贩、行人,都在若有若无的注意着她。   再向前一步,可能就会有不知从哪里射来的飞刀或冷箭落在他身上。   拼了!   银牙暗咬,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夏雪不顾一切的朝前冲去,口中高声叫道:“有刺客要……”   然而,她的一句话尚未喊完,上一瞬还算平静的街面上,突然就好像一瓢冷水泼进烧滚的沸油里,炸了!   咻咻咻!   左近高楼、房顶上,突然冒出一排蒙面人,强弓劲弩齐齐发动,街头街尾更是冲出一行杀手,提着刀剑便掩杀而来。   第一个被冷箭射死的,就是马车的车夫,然后是拉车的马,还有马车周围的骑士。   “护驾!”   “保护皇上!”   局面瞬间乱成一团,这让夏雪有些手足无措。   哪怕切切实实的死过一次,但这种血肉横飞,一个鲜活生命,瞬间在她面前消逝、凋零的景象,仍是让她极为不适。   皇帝现在还不能死!   鼓起勇气,强行冲上马车,可夏雪才刚一拉开车门,迎面先被打了一拳,紧接着一把短剑就压到了她脖子上。   “说,谁派你来的?”   夏雪在脑海中预想过很多种情况,却从来没有想过会遇到这一幕。   此时此刻,她面前的这个青年,剑眉英挺,斜飞入鬓,五官冷俊,棱角分明,细长双眼中蕴藏着锐利,威严中掺杂着愤怒和杀意。   嘴唇薄削,这让他给人的印象有些刻薄。   姬康,好久不见!   “皇上,我不是刺客,我是来救你的!”   “就凭你?”   “拿开你的脏手!”   “嗯?”   发觉抓在对方衣襟上的手触感绵软,姬康眉梢一挑:“居然还是个女的!”   “想活命就跟我走,马已经死了,我知道你这辆马车装了钢板,但刺客太多,你身边的侍卫太少,现在不走,过会儿你想……”   “这万里江山,都是朕的!”   打断夏雪的话,姬康不屑轻笑:“大内侍卫,皆是以一敌十的勇士。朕就坐在这里,区区刺客,又能拿朕如何?小丫头,朕倒是很好奇,你怎么知道朕的身份,又怎么会知道今天有人要行刺朕?”   “你的好奇以后再说,城防司的巡街卫士从这里走了半炷香,殿前拱卫司、御林军,赶到这里最快要一炷香,城南、城北两大营的兵就别指望了,到这儿至少两炷香。对了,顺天府离的倒是近,不过你觉得那帮只知道吃拿卡要的衙役,能护得住你吗?”   “你……”   夏雪每多说一句,姬康的脸色就冷上几分。   而她接下来的话,则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最多再过半炷香,就会有刺客冲到你面前。”   “你觉得朕会怕吗?”   “呵呵,我走了,你爱跟不跟。”   姬康会不会怕这个问题,夏雪懒得理会。   死过一次的她,很多东西都看开了,皇帝也没什么了不起的,照样是一颗脑袋两只手。   心里默默计算着时间,夏雪知道,她不能继续耗在这里。   刺客太多,大内高手处于劣势,再不走——她也要死。   “皇上快走!”   听到马车外响起的惨叫声,看到夏雪跳下马车,头也不回的身影,姬康眉头紧皱,冷峻面容阴晴不定,终究还是同样下了车。   呵,有本事别跟着啊!   唇角上扬,悄然弯起一抹弧度,眼见姬康下车,夏雪拉着他的胳膊,在两名衣衫染血,身披数创的侍卫护送下,逃进了一条小巷内。   “姬康,你逃不掉了!”   刚进巷子没多久,前方拐角处就走出一名手提长剑的黑衣刺客。   没有半点犹豫,两名侍卫挥刀便砍。   几乎是一瞬之间,长剑出鞘,伴随一道寒光掠过,一名侍卫便倒地不起,喉间多出一道细长剑痕。   而另一名侍卫,奋力挡住一剑,也是被一脚踹倒。   中门大开,刺客纵身挥剑,直取姬康头颅。   “昏君,受死!”   “死你大爷!”   夏雪素手轻扬,一包细碎白色粉尘半空炸开,洒了那刺客一脸,紧接着他就捂着眼睛惨叫不已,手里一把长剑胡乱挥砍。   而恰恰也就在这时,之前被踹倒那名侍卫,奋力将手中腰刀掷出,正好将这刺客扎了个对穿。   “皇上,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李慎,你……也罢,你回宫叫人,朕先去燕王府暂避。”   “臣下明白!”   淡淡嗯了一声,这回换成了姬康在前,夏雪在后。   这一幕,也同样超出了夏雪的计划。   “皇上,为什么不直接回宫?”   “怎么回?”   “……”   这次轮到夏雪愣住了,她还真没有想过,皇帝要怎么回宫。   先不说路上还会不会有其他刺客,光是到了皇城,就这么两个人,没穿龙袍,说句朕是皇帝就能进去?   更大的可能,估计是会被当场拿下,甚至是被就地格杀。   “撒石灰粉,暗箭伤人,太过下作。”   “嗯?”   正在闷头想着心事,听到姬康的话,夏雪猛的一愣,紧接着想起之前在那索命一剑下,这位皇上那一动不动时的模样,这才有点回过味儿来。   你自己被吓着,关我屁事?   “皇上,要不是我扔的那包石灰粉,您现在已经驾崩了。”   “你……”   呼吸猛的一滞,瞪着夏雪,姬康很生气。   但生气之余,却还有些新鲜。   皇宫佳丽无数,个个千依百顺,他还从来没碰到,敢当着他这个皇上的面儿,说他差点就驾崩的妃嫔。   这个女人,有点不一样!   “对了,你还没跟朕说,你是怎么知道,今日有人要行刺朕的?还有,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   如果我说这是我在御花园路过时听到的,还因为这个被杀手灭了口,然后借了我好姐妹的尸还魂,你会信吗?   不信不一定没事,信了没准儿要被烧了祭天。   夏雪略一迟疑,说道:“楼千雪是我的好姐妹,她告诉我的。”   “楼千雪又是谁?”   “……”   听到这句话,夏雪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阵怒意:“她是宫里的秀女,这是她无意间撞破的阴谋,然后就被杀手灭了口,被按到水盆里活活呛死的。”   “这……”   有些意外,姬康眉头微皱:“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朕?”   “呵呵!”   扫了这位皇上一眼,夏雪淡淡说道:“我怕还没见到皇上,就先步了我姐姐的后尘。”   看到姬康那时阴时晴的面孔,夏雪当真有些无奈。   狗皇帝,老娘因为你死了一次,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我救你一命,你还在怀疑我?   然而,怀疑归怀疑,脚下的路却一直在走。   在巷子里左拐右拐,上了大路后,没过多久,姬康就带着夏雪,来到了一栋恢弘大气的府邸前。   燕王府!   这栋府邸的门槛,比起皇宫大内来,可是要低了太多。   门子显然认得皇上的模样,一见着面儿,立马就把姬康和夏雪两人迎进府内。   燕王不在,燕王妃有恙在身,由管家出面接驾。   “恭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行了,起来吧。这次朕是微服出巡,给朕准备个院子,再送来两套干净衣服。”   “谨遵圣谕!”   片刻过后,跟在姬康身后进了房间,自从进了这燕王府后,就一言不发的夏雪,忽然拉住了姬康,眼中闪动着一种莫名的光泽。   “皇上,如果我说,刚才那个燕王府的管家就是刺客,你信不信?”
3421 字
2020-11-23 19:33
第一章 重生
娘娘,今日您怼皇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