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姑苏幼女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哎……我这是回不去了么?”小小的,软软的身影站在寒山寺外,听着敲钟声,惆怅不已。 想她云苏城,堂堂新世纪大好青年,天之骄女,是天才那一行列里的天才,竟然因为这句诗里的寒山寺与夜半钟声,来到了那姑苏城外,最后一失足成千古恨,穿越了千古的时光来到了这个人不知鬼不明的地方,自此成为了寒山寺里还吃着奶的小孤儿,惆怅啊! “小不点,你才一岁半,刚会走而已,怎的就开始惆怅上了?”敲钟的小和尚笑她。 突然间,脚步凌乱,小小的身影看到了一群匆忙的人扶着一个孕妇走进了寺里,鬼使神差的她跟了过去,还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儿,她以一岁半之龄救下了那个动了胎气的孕妇。 然后她就被带走了,被一个八岁男儿带走了。 从此以后,世人皆知,云家有名养女云苏城,不上厅堂,不下厨房,不读诗书,不做女红,却凭着对云侯夫人的救命之恩,被云侯一家人视若珍宝。 十八年后,云府双子,大儿子封侯拜将,幼子云游经商,而云苏城也终于展露在世人眼前。 那张倾城绝世的脸一惊天下,就开始有人造谣了,此女不过是这云府三个男人掩人耳目,自小养到大的娈童罢了。 对此,云府处置了一批又一批的造谣人士,后来越传越奇怪,越传越离谱,云府也就置之不理了。 云府后园桃花漫天间,有少女的身影一摇一晃的掩映在桃花林里的秋千上,她一只脚轻轻点地,让秋千越荡越高,嘴里却是在低语,“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哎,十八年了哎!我竟然来这个地方十八年了,就因为这首该死的诗……” “这首诗听你念了这么多年了,怎么现在还在念啊……”风带起桃花瓣儿零落在云苏城的眼前,却是自己救下的那位小弟,云侯夫人当日差点一尸两命的那一个孩子。 有时,云苏城也不得不感慨命运多姿。 云苏城斜了一眼已经站在了她面前的翩翩少年,“怎么?没有闯出个所以然,打算回来继承侯府世子的爵位了?” 少年就是云府的二公子,云天祯,他一双桃花眸一闪一闪,有些窘迫的耸了耸肩转移话题,“咱们家今天可是要双喜临门了。” “双喜临门?”云苏城收回目光,这云天祯落在她身上的视线格外的不怀好意。 “今日可是你十八岁生辰呢。” “我知道,那还有一喜呢?” “大哥班师回朝,今日到家。” 话音刚落,云苏城一下子就要从荡的高高的秋千上跳下来,“啊?真的?他要回来了?什么时候?现在到哪儿了?” “我这一年两年的回来一次怎么不见你这么高兴,大哥这才出去半年而已嘛!”云天祯吃醋的开口道。 云苏城讪讪然的笑了笑,不过也没有接茬,云天祯应当是察觉到了那么一点不对劲儿。
1021 字
2020-12-25 08:32
第1章 姑苏幼女
一胎俩宝:神医狂妻太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