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城中归来

  武林中有一个荒凉的地方,它的名字叫鬼灵山,山上到处长满了青树藤,树与藤相互之间缠在一起。

 有风吹归来时,冷风呼啸般拍打着青树藤,发出赤耳的声音,如鬼火孤鸣,令人胆战心惊,因为这是通往樱鬼城的必经之地。

夜幕降临,有一个黑的长发,长相俊美的男子,在百米开外的屋顶,上下跳跃,灵活自如,轻功非同一般,顺着樱鬼城的方向,在鬼灵山的界碑处,进入地下暗道之中。

赤骨寒风明清,夜冷心无心。

此时的樱鬼城在月光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阴冷。

城外大门和城内各个屋前高高挂起了骷髅冥灯,忽明忽暗,血一样的红的透着微弱的烛光,给昏暗的樱鬼城杀手带来嗜血如命的感觉,他们统称为黑衣使者。

每个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衣服上能清晰地看见漂亮的花纹,手中全部握有长刀,刀柄是纯黑钢石打造,他们每个人冷血无情,身手敏捷,这是所有的杀手固有的特点,在持续不断的武林斗争中,被视为最邪恶的组织。

那个人也身着一袭黑衣,和所有黑衣使者的穿着不一样,就连衣服上的花纹也不一样。

他是樱鬼城的一等杀手,名字叫风行,被称为左灵使,已经数十天没见到他了,不知他去了那里,此时归来,应该是有谁在城内,放出去一只鬼彩斑斓蝶命他回来,之后蝴蝶又飞回城内。

只有樱鬼城才有这种蝴蝶,比普通蝴蝶稍大一些,且带有黑、红、蓝、紫四种颜色,有专门栖息地,鬼幽谷。

风行迅速地来到暗道出口,出口正上方是一个很大的黑色圆盘,上面有一个红色的鬼字。

 他用剑柄按动墙上的机关,带有红色鬼字的黑色圆盘立即下降,走上去,圆盘随即上升,恰巧和地中央的圆形完全相合,进入城内,脚步轻盈朝大殿的方向走去。

几名正在巡视的黑衣使者,看到外边回到城中的风行,毕恭毕敬的低下了头。

“左灵使大人”

“嗯~”

一副不屑的样子,“城中的蝴蝶是谁放的?”

“左灵使大人,是城主有急事找你,所以才···”

就此打断了他的话,“你们可以走了”

“是~”

风行则加快脚步进入殿中,面见樱鬼城城主欧阳蚩皇。

殿内中比不上富丽堂皇的宫殿,墙上的鬼冥烛灯,又粗又遭的黑色铁链,连着一个一个突起的方块,方块上是九红玉尊龙的图案,地上是带有赤血海棠的方砖,因此叫血棠殿。

幽冥阁除了一些柜子是用来放书籍和药物以外,地中央还有一个鬼云坛,坛的上面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鬼字。

欧阳蚩皇盘坐在鬼云坛之上,修炼混元内功心法《混归元气》每逢月圆之夜,为修炼的最佳时期,从而达到不死之身。

他没有练成,反而双眼通红,吐血不止,脸色惨白,像似走火入魔,在练下去很有可能会失去理智,还好及时运功,上下调息,才有所好转。

风行站在血棠殿按动墙上的龙眼机关,正对面的门缓慢开启,穿过鬼域门和回廊,进入幽冥阁,见欧阳蚩皇脸色难看,地上的大滩血迹,竟不怀好意,戏弄一番:“诶,进入幽冥阁还是一股血腥味,城主您又失败了,还真是可惜了”

他见风行一进来就说这种冷言冷语的话出来,拿着手帕轻微擦了擦嘴角上的血迹,气不打一处来。

“你少在这里没大没小的,命你回来是有事让你去办,不是让你站在那里说风凉话”

他笑了笑,“开个玩笑罢了”

欧阳蚩皇也因为修炼的失败,身体已有损害。

他在武林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与南阳剑派齐名的樱鬼城就是北阴鬼,南阳剑派则是仙剑门,所以他的武功除了南阳之主以外无人能及,这点伤也就不算什么。

“这几天你都干什么去了,来无影去无踪,还挺自在的”

“自由自在是在下的权利”

对于风行这种像豺狼一样且妄自尊大的态度,他更加生气。

“是吗,那这个权利有多大呢,是不是比城主还大呢”

他闻此,没了煞气:“属下不敢,只不过就事论事罢了”

“就事论事,我看是惦记城主的位置吧”

风行道:“属下是个杀手,只知道尽自己职责”

“怎么,怕了,堂堂的一等鬼杀手,知难而退了”

风行道:“换做是别人我会毫不留情的将他解决掉,但您贵为城主,属下岂会对您不利”

“本城主要是别人,就会死在你风行的手上,可你偏偏是我的属下,我想让你死,你就得死”

风行悠闲地倚在幽冥阁的门口,打趣道:“那属下很怕死啊”

他大笑道:“哈、哈、哈你很怕死,即使有能力杀你,你认为我舍得下手吗”

“不会,毕竟一起共事那么多年,多少也有几分情谊在其中啊”

“所以接下来的任务还由你来做,死了我岂不是自断一臂”

“属下是您的得力助手,这一点毋庸置疑”
1695 字
2021-01-13 12:41
第一章城中归来
剑血弑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