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求你,救我

骨骼被小指粗的穿刺针硬生生刺穿,尖锐的疼痛感让唐以眠的眼前一黑,浑身的痛觉神经都在叫嚣,额头的汗如黄豆般连串滴下,脸色更是苍白如纸。 一旁的护士哆嗦着手,再次询问站在一旁的女人,“真的,不给她打麻醉吗?深入骨髓的疼痛,是真的会死人的。” 唐清茹居高临下的看着手术台上因为疼痛蜷缩成一团的唐以眠,心情愉悦到了极点。 “乡下女人糙的很,放心,我这乡下来的妹妹,不怕疼,怕穷!” 漫长的手术过程,深入骨髓的痛,唐以眠几乎以为自己死了一遍。 她虚弱的睁开眼,下意识的一把死死抓住唐清茹,“记得把外婆的手术费交上,不然…我便会告诉盛家人是我替你捐的骨髓。” 啪!唐以眠的脸被打的偏到一旁,嘴角有血丝渗出,眼前一片黑,耳边传来唐清茹恶狠狠的声音,“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威胁我!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死在手术台上。” “你要反悔?” “反悔又怎样!如果不是死老太婆拦着,你刚出生就被掐死了。这二十几年,都是你捡来的。”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恨我,我可是你亲妹妹!”唐以眠心口一阵绞痛,浑身血液似乎都凝固了般。 “为什么,因为唐家只要有我一个女儿就足够了,你的存在只会遮住我所有的光芒,哦,对了,你不是放心不下外婆吗?我已经让她先下去等你了!” “你说什么,唐清茹,你这个畜生……” 外婆,这个世上最疼她的外婆,已经被唐清茹害死了! 唐以眠想抓住唐清茹的胳膊,唐清茹却嫌恶的闪到一边,唐以眠抓了个空,整个人重心不稳的跌坐在冰冷的地上。 还未等唐以眠爬起身,唐清茹便一脚踩在唐以眠的后背伤口上,高跟鞋来回的碾压还未愈合的伤口,鲜血瞬间染红了地面,“先前光彩照人的唐家二小姐,如今还不是连狗都不如。” 唐以眠痛的浑身痉挛,脖子上青筋毕现,但她还是倔强的咬紧了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一双皮鞋在唐以眠跟前站定,她抬起猩红的双眼看向来人,眼泪一下子奔涌而出。她伸手努力的想够到眼前人的裤脚,却徒劳无功。 她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萧然……萧然,你帮我,帮帮我,救救我的外婆……求你!” 萧然还是那么的气质出尘,浅蓝色的西装剪裁得当,完美的贴合在他的身上,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让人无法移开眼神。 唐清茹冷笑,“呵,你不会以为,萧然会帮着你来对付我吧?你还不知道吧,今天这一切,都是萧然出的主意,只要今天你的骨髓救了盛家大少,那我们唐家和萧家就都攀上盛家的高枝儿了,而你,只不过是我们两家的牺牲品而已。” 唐以眠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萧然,这个口口声声说着爱她的男人,可如今,她只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厌恶。 唐以眠心里的最后一根神经断裂了,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甩开唐清茹的钳制,挣扎着爬到萧然的跟前,吼道,“萧然,不是这样的对不对,她在骗我对不对?萧然,你说话啊,你回答我……” 嘭! 胸口挨了一脚,唐以眠整个人仰面躺在地上一阵天旋地转,胸口更是疼的喘不过气来,唐以眠难以置信的看着萧然,无法相信他会如此绝情。 她沙哑着声音,颤抖的问道,“萧然……你,你有真正的爱过我吗?哪怕,只有一瞬?” “从未!”冰冷而绝情的声音。 从未,呵,从未! “从未”两个字浇灭了唐以眠最后一丝期望,也让她的恨呼啸疯长。 “既然她已经没有用了,不如,我们就送她一程吧。”唐清茹的声音犹如魔鬼般在耳边响起。 “好!” 萧然的这声好,彻底点燃了唐以眠生的意志,她不能死,外婆的仇还没有报,欺辱她的人还没有死,她不能就这样窝囊的死去,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唐以眠趁着萧然和唐清茹放松的间隙,用力推开两人,往外跑去。 “给我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大雨滂沱,唐以眠出了医院大门,根本来不及辨别方向,只是凭借着直觉,努力往外跑着。 突然,前方一道强光刺的唐以眠睁不开眼睛,她用手试图遮挡住强光,却被砰的一声撞倒在地。 黑色轿车猛然停下。 司机惊的踩住刹车。 “三爷…好像撞到人了。” “下去看看。”声音冷淡至极。 司机镇定下车,车头前面躺着一名娇小的少女,她身下都是血,被大雨冲刷成一片。 他微微吸了一口气,回去禀报。 三爷并没有什么同情心,淡淡道,“丢在路边。” “求,求求你,救救我……”女孩声音沙哑,颤颤巍巍的,像濒死的幼兽。 可惜,三爷从来不是什么好心人,看都懒得看一眼,略带不耐烦的道,“开车。” 司机忙退回驾驶座。 唐以眠唇瓣都被自己咬出血了,眼见着车子启动,而后面追她的人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她倏地闭了闭眼,强撑着破败的身子追赶着车,却因为体力不支数次跌倒,狼狈不堪。 司机莫名不忍,忐忑出声,“三爷,那女孩还在追。” 三爷没出声,只冷漠的抬了抬眼。 司机也不敢出声了。 后视镜里,女孩很快就体力不支摔倒了,趴在地上,还不忘抬起头来期翼的盯着黑车。 三爷视力很好,似乎看到了她眼里的微光正在慢慢黯灭。 几个人拎着棍子出现在女孩身后不远处。 三爷这才漫不经心的开口,“带回来。” 噩梦连连,唐以眠的梦里一片黑暗,没有尽头,女孩强忍着,也止不住一声声压抑的哭泣声溢出来,荡满了整个房间。 三爷的私人医生,啧啧称奇。 “你从哪里捡回来的小东西,还真能忍,刚做完手术不久,还摔得几处骨折,啧啧……” 可不嘛,尽管浑身是伤,女孩也不过小声痛呼着,连哭泣都是压抑着的。 坐在沙发上的三爷头也不抬的看着手里的文件,微微不耐道“安静点。” 嫌他吵?闻人羽低低笑了声,专心给小东西治疗了。 下一秒,小东西被痛醒了,闻人羽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女孩黑眸里满是防备和不知名的痛苦,她动作很快,下手拿了他给她处理伤口用的剪刀,冷冷指着他,“你是谁?!” 闻人羽愣了,这是他第一次被病人拿剪刀威胁着呢,随即他觉得好笑,伸手,轻松夺过了剪刀,让开视线,对着女孩指了指沙发上的男人。 “你的,救命恩人。” 唐以眠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而后微微一愣。 记忆回笼,是她求救的那个男人,但她记得,当时他没有管她…… 她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是被处理好的伤口,很痛,却能提醒她,她还活着,活着逃过了一劫。 “谢谢,”她放松了一点防备,但仍然浑身紧绷,十分没有安全感的样子。 闻人羽不禁笑道,“小丫头放轻松,我们三爷既然难得善心大发,把你带了回来,就不会对你怎么样。” 当然的,依照三爷的个性,恐怕很快就不会再理会这个女孩了,他会让人把她送走…… 极度的没有同情心。 唐以眠却因为三爷两个字,忽然又紧紧看向那个男人。 哪怕坐在沙发上,那个男人的气势也极强,让人无法也不敢忽略。 察觉到目光,他抬头,面无表情的看向她。 唐以眠身体就不由而然的颤栗了下。 三爷,传说中的三爷…… 她无处可去,凭她现在的样子,也别提什么报仇。 如果,如果能留在这里…… 也不过转瞬,唐以眠就坚定了,她不顾全身疼痛,在闻人羽惊讶下,起身,一步步踉跄走到沙发前,可她还是摔倒了,无力起身,只能抬着头,黑眸隐含暗光,“三爷,我,我想跟着您!” 噗,闻人羽差点被吓到,跟着三爷?前仆后继想跟着三爷的女人不少,这么小的还是第一个,看起来,还未成年吧。 可女孩神色坚定,顽固的紧紧盯着三爷,喘息间,都带着紧张…… 终于,她等来了一个淡淡的回答。 “好。” 唐以眠再也撑不住,松了一口气的晕了过去。 三年后 雁家年会一如既往,在雁城风华酒店如期举行。 为了争相巴结首富雁家,不少各地名门贵族都特意赶了过来,这场面,不可谓不盛大。 而没人知道的是,风华酒店七楼待客客房,一个穿着黑衣,身手利落的娇小身影无声的踩在地毯上,她指尖捏着房卡,轻松的打开了目标房间,遛了进去。 客房内还空无一人,显然宾客还没到。 女孩四处轻扫了眼,解下小背包,从里面掏出各种设备,熟练的在床底、台灯下,浴室里,各处撞上了窃听录屏设备。 大功告成! 她满意的拍了拍手,原路遛了回去。 谁知,半路却被人拦下。 “三爷找你,”路桥上下打量着唐以眠,忽然道“你又干什么坏事了?要是被三爷知道……”
3084 字
2020-11-23 16:37
第一章 求你,救我
小妻有毒:三爷,轻点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