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娃娃脸


许佳年不是很了解付轩,毕竟两个人前前后后认识也才三个月,不过,她确实是在乎这个男人的,听付媚娘说起《漫游》的事情,她吃了一惊,最担心的,就是付轩会知道她在背后操控。
“你不想让他知道,我又怎么会去多嘴呢?你就放心吧。”付媚娘那边充满了嘈杂,说罢,她又压低了声音,连忙解释,“这两天手头一个小丫头得了奖,正在庆功宴上呢,有点吵。”
“庆功宴?”许佳年一愣,赶忙又接着问道,“那,阿轩也在吧?”
不经意的试探,许佳年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她好不容易认为自己碰上了一个对的人,她不想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失去,所以,自然会害怕。
“阿轩不在啦,他最近忙着《漫游》的事情,其他的都给推了。估计现在在家里呢吧,你要找他?”
“那就算了,我就是想问问你,他最近的行程的。既然他要为了《漫游》的事情忙活,那我就等他忙完再约他好了。”许佳年笑着。
“好,那到时候我再call你。阿轩也真是有福气,能和你这样为他着想的人走到一起。”
付媚娘的笑语传入耳内,许佳年反而没有太多的高兴。路灯下,女人轻巧地挂断电话,跟着便踩着高跟鞋走远了。
以许佳年现在的地位和身份来说,她其实已经不在意自己的另一半到底是什么样地位的人了,哪怕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只要能对得上眼,她都能够接受。说句实在话,她倒是希望付轩的事业不要蹿得太猛,至少在他们感情稳定下来之前,最好他还能够保持原样。
身边有太多的人,都是因为一方的事业迅速发展而出轨的,当事人唤作了自己,许佳年也得给自己提个醒。
翻了翻手机收件箱,许佳年看到了好几条之前回绝的邀请,邀请是不同的人发来的,其中还包括了死党苏飞乐还有她大学时的一个同校同学。
“算了,反正也没事干,去玩玩也不错。”许佳年喃喃说着,打了车就奔着目的地去了。
霓虹灯闪烁的夜晚,充满了幻彩,这就是城市的美丽,是乡村很少能够观赏到的景色。
坐在车里,许佳年不由想起了幼时坐在院子里乘凉的情景,那样的恬静,如今已经消失殆尽。在这里,她只能拼了命地去赚取她想要的一切。
许佳年是个比较有姿色的女人,凭着她的手段,想要找一个地位比较好的男人嫁了,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她不屑用那样的方法,她希望她能够用自己的双手换取她想要的东西,能够用自己的能力去创造一片天地。现在,她好不容易成功了,却和那么多感情机遇失之交臂。
“小姐,到了。”司机说着,扯回了女人的思绪。
“好,谢谢。”瞄了一眼计时器上的24元,许佳年顺手抽出一张五十递了过去,笑道,“不用找了。”
“这不行,我……”
不等司机把话说完,许佳年已经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往街上扫了两眼。
木颖的酒吧很显眼,绿色的霓虹灯占主要,那是她最喜欢的颜色。
“木星。”看着酒吧的店招,许佳年淡淡地勾了勾唇角,“这是搞什么?难道还要准备火星金星然后再撞地球啊?”
步入酒吧,许佳年就闻到了一种花香味道,这和其他地方与众不同,除了炫目的灯光以外倒是更像咖啡屋了。
“小姐,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侍应生走过来问道。
“恭喜开业,木颖在吧?”许佳年笑了笑,“告诉她,许佳年来了。”
“许小姐,老板已经交代过了,这边请。”
微微一愣,想到木颖那个性格,许佳年忍不住笑出声,跟着侍应生往里走去。
木颖是个女人,女人的天性就是浪漫,她的老公还算出色,高富帅一个,虽然有的时候脾气差了一点,但对她算得上是真的好。她早在之前就辞了职当起了全职太太,前阵子刚生完孩子,这不,人闲不下来,就打算开一个与众不同的酒吧。反正呢,他们家是不缺钱,也随着她胡闹了。
“就是这里了,许小姐请进。”
“谢了。”许佳年说罢,伸手掀开珠帘,直接就走了进去。
除了老板木颖在以外,还有苏飞乐和儒应集团的接班人百里晨。这都是意想之中的,主要是边上还坐了一个……男孩子!许佳年眉头一跳,她都怀疑,这个孩子到底有没有成年!
“还真是夫妻档啊,百里先生来给自己老婆捧场了?”许佳年说着,自觉地坐到了苏飞乐边上的位置上。
“小颖好不容易有点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这个做老公的,当然要支持了。”说罢,夫妻两个就直接来了个飞吻。
“你们还真是不担心我会长针眼啊。”许佳年本能地抬手一挡,一边摇头说道,“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哟。”
“世风日下个头,你不是说不来了吗?”苏飞乐敲了敲边上人的脑袋,气鼓鼓地质问道。
“哎哟,痛诶。”许佳年撇了撇嘴,苦笑道,“我也不想的啊,最近加班嘛,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空?这不,刚忙完就奔过来了。”
“好啦好啦,来了就好。”木颖说着,直接就给许佳年满了酒杯,“今天开张,不醉不归哦。”
“行,就当是给你捧场了。”许佳年说罢,真的干了一杯。
在外面应酬多的女人怎么能够酒量不好呢?许佳年还记得,她最开始喝一杯酒都会脸红想吐,如今,倒是真的千杯不醉了。
看到这一杯酒下肚,苏飞乐当机立断,说道:“得了得了,这就当是给年年的一个小小惩罚。不闹了啊,今天又不是为了灌醉她来的。”
“行,就看在苏千金的面子上,饶了你这一回。”木颖笑了笑,虽然给许佳年续杯了,却也没有再说出要为难她的话。
木颖和许佳年当初虽然是在同一个大学里的,但是可以说,他们在大学里的时候基本没有过交流。还是在大学毕业以后,机缘巧合下才认识的。
要说感情,木颖和许佳年当然不是那种可以为对方两肋插刀的类型,可她们也绝对在酒肉朋友之上了。
经济条件已经趋近于完美级别的木颖很少会把在意的朋友当作是可以利用的工具,这就是她与众不同的地方。不过,她不利用别人,也不代表她会给别人机会来利用她,所以,与人交往的时候,她理所当然地就属于慢热型了。
“你们呀,就知道欺负我。”许佳年笑了笑,侧目看向另一边坐着的男孩,好奇地问道,“这位是……”
“年姐,你好,我经常听我姐提起你。”男孩爽朗地笑了起来,一边伸出了手。
许佳年在圈子里混得久了,对于礼节方面,当然不会陌生。但是,这么一个小孩子要和她握手,她还真是挺不自在的。可说到底,她也不是第一天在圈子里混的了,迅速沉静下来,伸出手握上对方的,笑道:“你好,你姐是……”
“是我啊。”苏飞乐连忙应道,“除了我,谁能有这么棒的弟弟啊?”
“你弟?我怎么没听说过?”许佳年瞪大了眼睛,看了看苏飞乐,又看了看眼前的男孩子,觉得没有一丁点像的地方。更让她疑惑的是,她根本没有从苏飞乐这里听说过她还有一个弟弟,认识这么多年了,连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她这个闺蜜也还真是失败。
“年姐,我叫苏飞宇,是乐姐的堂弟,一直都在国外,前几天才回的国。”男孩大大咧咧地说道。
“这样啊。”许佳年咽了咽口水,又往外张望了两下,忍不住笑道,“虽然今天是开张,值得庆祝,不过未成年来这里,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啊?要是有临检的,岂不是糟糕了?”
许佳年话音刚落,在座的另外几人表情变得微妙起来。身为东道主的木颖笑得很含蓄,一眼看过去就让人觉得是那种贤妻良母的类型。百里晨也是笑得很委婉,但笑容里又好像带了点幸灾乐祸的意味。向来性情豪放的苏飞乐则是整个人都快笑趴下了。反观事件中唯一一个淡定的人,却是坐的笔直一手抚额的孩子。
“喂,怎么了啊?你们别光笑不说话呀。”许佳年郁闷地撇了撇嘴。
在杂志社的时候,许佳年是个不折不扣的“正经人”,每天都板着脸,但不管是她的朋友还是她的员工,都知道,这个人骨子里其实是柔情似水的。只要和工作没有关系的时候,她展现出来的更多的是一种女性的魅力。
见好友还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苏飞乐拍了拍胸口,抹着眼泪说道:“你还真别说,刚才门口还真有人拦着他不让他进来。你知道,他后来是怎么进来的吗?”
“还能怎么进来?大老板都同意了。”许佳年耸了耸肩膀,百无聊赖地说道。
“NOnono,”苏飞乐竖着手指头,心里乐开了花,想了想说道,“先给你透个底,你听了别觉得不好意思。”
“拜托,我什么人啊,还觉得不好意思?”许佳年轻哼了一声,信心满满地说道。
“那你听好了,我要说了。”沉默了一下,苏飞乐一把抓过男孩,用手臂禁锢着她,忍俊不禁,“他,我堂弟,可不是什么未成年少年哟。他是从国外毕业回来的,现在已经二十五岁了。”
许佳年当然不相信眼前的男孩已经成年,甚至二十五岁,不过,她很会察言观色,见到周围人的表情,便也明白真相是如何了。
不再纠结,女人含蓄地抿了抿唇,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不好意思啊,我最近眼拙,审美疲劳了。”
“眼拙什么啊?你看看外面的酒保,阅人无数都没认出他是个成年人来。”木颖笑了笑,一边喝着红酒一边说道。
虽然有老板娘在打圆场,但许佳年还是觉得多少有点不自在,她好歹是个时尚杂志的总编大人,在杂志界不少人都称呼她为女王,做了这么丢脸的事情,她真的巴不得有一条地缝可以给她钻进去。
郁闷地抬抬头,许佳年忍着心里面的异样,说道:“对不起啊,认错了。”
“我习惯了,没事,真的。”苏飞宇无奈,指了指自己的脸,道,“都是这张娃娃脸的错。”



###
2995 字
2020-05-18 19:10
第二章 娃娃脸
女王大人也想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