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求魔浮生

 

  毕竟诸葛可是明月国的大家族,可以说诸葛果从小最先学习的就是贵族的礼节,毕竟身为大家族的长女,她的一言一行,可都是代表了诸葛一族的颜面。



  而李逍遥面对这些礼节什么的完全不感冒。



  李逍遥看着端正的跪坐在地面上的果,不由皱了皱眉头,向着果问道:“小丫头,你这样跪着不累吗?”



  果听到李逍遥的话,偷偷的看了李逍遥一眼,发现奇李逍遥正在盯着自己,顿时有些害怕的低下了头。



  建海看着自己女儿的反应,心中有些感慨,虽然果在各个方面做的都很好,但是就是太内向了,遇见生人竟然都不敢开口说话。



  “李逍遥大人,小女有些内向,不太敢跟陌生人说话,请李逍遥大人不要见怪。”



  诸葛果听到诸葛建海的话,鼓起勇气看了李逍遥一眼,然后怯生生的向着李逍遥说道:“李逍遥大人,诸葛果不累的。”



  李逍遥在听到果的话之后,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很清楚果说的不是实话,毕竟让一个仅仅三岁左右的孩子,这样坐着,怎么可能会不累呢!



我一步踏入魔道,灭了你虚伪天道。



哪怕我受尽多少的煎熬,漫天神佛在嘲笑。



我等你归期遥遥,魔前一扣千年不向天求饶。



“建海啊,你女儿真有意思,真的!建海啊,你女儿挺对我口味的,不如我有空帮你教导一番吧!”



  “诸葛果还不快拜见李逍遥大人!”建海听到李逍遥的话,兴奋的都快跳起来了,他真的没想到李逍遥竟然会收下自己的女儿当徒弟。



  “好了,不必让她行礼了,毕竟你们诸葛一族有自己的道路,我能教她的并不多。”



  经过一番闲聊,李逍遥终于把建海给大发走了。李逍遥看着离开的建海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他没想到平时一脸严肃的建海,在涉及到自己女儿的时候,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话痨,真是太可怕了。



  在诸葛建海走后,李逍遥泡了一杯清茶,然后悠闲的喝起了茶。



就这样李逍遥在回到家之后,悠闲的泡了一杯茶,一边惬意的喝着茶,一边感慨着今天的劳累,明天就要带着诸葛果和小邓去看王耀抄袭古诗了



一路上就听见李逍遥唱着:如果天若有情,天地充满光明,我怎会苦苦寻求。



却不见她的身影,我在人间徘徊,苦尽不见甘来,苦苦在人间等待。



却等来她的残骸,是否顺应天命,尽看我的本心,桀骜不驯的我。



又怎能服输去信命,就算命运注定,我会埋葬地底。



那我爬出坟墓,烧尽方圆十万里,魔前一扣三千年,回首凡尘不做仙。



我归来定要拔剑指向天,待我站至顶巅,居高看尽人间。



我定要天地随我的心去崩裂。



我在人间徘徊,苦尽不见甘来,苦苦在人间等待,却等来她的残骸。



是否顺应天命,尽看我的本心,桀骜不驯的我,又怎能服输去信命。



就算命运注定,我会深埋地底,那我爬出坟墓,烧尽方圆十万里。




这可把两个人吓的要死……很快经过心惊肉跳就来到了剧情发展的时候。


雨!



今天的烈阳国都城,下起了一场很大的雨,让本来就缺少雨水国土,得到一丝生机,百姓们高兴的在大街上手舞足蹈,举国高兴的同时,有一个人看着大雨却是十分的惆怅。



此时学院后山,一个池塘中间的竹屋中,一男一女在组装着什么,而王耀懒散的靠在一根竹子喝着小酒看着一男一女,而洛冰妍给王耀打着伞抵御阳光,问道:“师兄,你让小师妹同意婚事,同时举办酒会武会诗会作为比赛条件真的没有关系吗?还不我们还是等师傅出关在说?”



“冰妍,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老头子闭关就不要打扰他!一切在我计划之中!”王耀一脸胸有成竹的说道。



“好吧!”洛冰妍道。



而这个时候一男一女也停止的组装,对王耀说道:“大师兄,东西好了,你看看!”



“小乔、老六你们姐弟可以啊!真完美!”王耀上上下下看了一边后,翘起大拇指说道。



“大师兄,这手势是什么意思?”六师弟楚问天,比划着大拇指问道。



“就是说你们真厉害,很了不起的意思!”王耀解释道。



楚问天:“嘿嘿!”



楚紫乔:“师兄,你让我制造的这……永动大机械表柜,有何用处?”



“此物,可以显示时间走向,比如说你明天想子时修炼,需要看天来推算,而有了它你就知道还有多久到子时。”王耀看着求知欲满满的三人解释道。



“此物如此神奇?那我和弟弟在做一些,给师傅和其他师兄准备一个。”楚紫乔说道。



“这个就不要了吧!”王耀连忙阻止道。



“这是为何?”楚紫乔充满了疑问?



“这柜表又名钟也,是送给烈阳王送的礼物,师傅他们就不要送了,等我回来,给你一张设计图,他们制作出机械手表在送个师傅他们吧!”王耀笑嘻嘻的说道。



“送礼?送钟?送终?师兄您可真会玩啊!”楚问天贱贱的笑道。



楚紫乔:“……”



洛冰妍:“……”

“小耀子,你真会玩啊!如果我去告诉我师兄话,你说会不会顿戒尺暴打?”



“来者何人?”楚紫乔等人看着无声无息进入学院的漂亮男人充满敌意道:“报上名来!不然……”



“弟子王耀见过小师叔!”王耀没有等其他师兄弟们说完就直接向李逍遥行礼。



“小师叔?”众人惊讶道。



后来在王耀的解释下,才一一向李逍遥行礼,同时李逍遥也把诸葛果和郑西合介绍给众人,之后在李逍遥的带领下没有出现侍卫的那一幕。



此时在天宫国丞相的提议下酒诗一起举行,走进宫殿就听见一个男人出口成章道:“花香华美花无双,酒醉人醉不会醉,天美地美没郡主美,他心你心没我真心。”



“什么狗屁诗词!”王耀不由笑道。



“来自何人,竟敢辱我!”刚刚哪个出口成章的男人一脸怒意。



“大师兄,你来了,嘻嘻!”李师师见道王耀来了,高兴的从高座之处跑了下来,拉着王耀手说道。



“哦!我就让你心服口服,这样吧!你出题目吧!”王耀嘴角微微翘起说道,眼神中充满了自信。



“既然是参加郡主相亲比赛,那请大先生作出代表花赞美女人气节的诗句来!”出口成章的男人一脸淫-笑说道。



“听好了!”王耀上前一步说道:“雪舞风吹万物萧,唯梅凌寒独自傲,五彩缤纷开不败,笑迎春风领**。”



“这……”出口成章的男人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在脑中慢慢品味这诗词的韵味。



“大先生,你抄袭可就不好了!梅花只有梅洛女国所有,而且笑迎春风领**正是梅洛女国第一女将写的名句!哼!”在众人为了王耀而喝彩的时候,一个中年人出声打断道。



“不知,这位是?”王耀礼貌的问道。



“明月国,谢玄机!”中年人一脸骄傲的说道。



“原来是明月国,文坛大家,孟老先生的四弟子,说起来你还是四师弟的师叔,失敬失敬!”王耀十分客气的对谢玄机拱手一礼说道,王耀的态度让人有一种十分尊敬这位谢玄机的错觉。



“谢大师,说的不错,我这首诗是我抄袭的!”王耀语出惊人,在众人诧异之时,接着向谢玄机问道:“敢问大师,你可认识一名集诗人、政治家、军事家一身,姓曹名操,字孟德的人?”



“不认识,诸国有此能人?”谢玄机被王耀突然凌厉的语气一惊,老实的回达道。



“那就好,下面我就要抄袭这位能人的一首诗,此诗名叫《观沧海》”王耀拿起酒壶大口喝了起来,代酒饮完酒壶一扔大声道:“听好了!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众人全部睁大了眼睛,好诗啊!就连那些不明白什么诗词歌赋印美--国人也不由点了点头。

“谢玄机,这首观沧海你还满意否?”王耀双手撑住谢玄机面前的酒桌,整个人几乎快和谢玄机脸贴脸了。



“这……我……”谢玄机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这个时候李逍遥开口道:“少丢人现眼了,退下!”



“你……是……遵命!”



在众人不解的情况下,谢玄机退下在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了。



“那我就在抄袭这位曹先生一首《龟虽寿》,听好了,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幸甚至哉,歌以咏志。”酒又被王耀一饮而尽,走到天宫帝国丞相面前笑道:“在抄袭曹先生一首《苦寒行》送于丞相: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树木何萧瑟,北风声正悲。熊罴对我蹲,虎豹夹路啼。溪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延颈长叹息,远行多所怀。我心何怫郁,思欲一东归。水深桥梁绝,中路正徘徊。迷惑失故路,薄暮无宿栖。行行日已远,人马同时饥。担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悲彼东山诗,悠悠使我哀。”



“好诗!大先生,可以还有其他著作,老夫为你执笔记下这可流传千古的诗词!”郎永-康身为烈阳国唯一文坛大师,一直在为烈阳国的文学而奋斗,虽然他作为很多人的老师,其中包括太子,可是没有人知道郎永-康心中之野望,就是振兴烈阳之文学,可是一直没有什么人可以做出让他激动诗词,现在王耀可以作出如此精彩的诗句,他怎么不高兴,怎么能不兴奋。



“郎老,您悠着点!”



“放心,老夫壮着呢,来人快准备笔墨!”



天宫帝国丞相看了看谢玄机,有看了看李逍遥,想说些什么,但是什么也没有说。
3393 字
2020-08-09 23:42
第8章 求魔浮生
御笔神尊外传之时空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