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看着王耀装13

  “既然,大家没有诗词问世,那就送一首诗给在座的某一位,薤露行:惟汉廿二世,所任诚不良。沐猴而冠带,知小而谋强。犹豫不敢断,因狩执君王。白虹为贯日,己亦先受殃。贼臣持国柄,杀主灭宇京。荡覆帝基业,宗庙以燔丧。播越西迁移,号泣而且行。瞻彼洛城郭,微子为哀伤。”王耀说完就坐会自己的座位去。

  此时在座大多数人,全部用惊讶、嫉妒、憎恨、高兴等表情看着,在优哉游哉喝着小酒的王耀,李师师双眼充满小星星,直到洛冰妍和楚紫乔两人一身华服出现在宴会之中,除了郎永-康在细细品味这几首诗词,其他全部看向洛冰妍和楚紫乔,不过多了一个小萝莉诸葛果。

  洛冰妍本来就很美,只是一直不怎么装扮,现在被李师师死磨硬泡之下,才穿上这定做的衣服,一身红色的烟罗曳地长裙衬的她肌肤雪白,气质高贵,头上簪了一支凤钗,十分华贵大气,再配上她上了淡妆精致无双的容貌,许多人无法从她的身上移开视线。

  而楚紫乔是一身蓝色的云锦纱裙,虽然没有洛冰妍那样出艳绝尘,但是也是十分美丽。

  洛冰妍快步走向王耀,在王耀身边坐下问道:“喝来多少?”

  像极了一位妻子对丈夫的关心,顿时让许多人恨不得吃了王耀,而王耀笑道:“不多,十斤左右,不妨事!你今天很美!我喜欢!”

  洛冰妍不由脸一红,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男子猛啪桌子。

  “敢问,大先生,你诗中一些地名,如太行山为何地也?”一名年轻男子怒啪桌子道。

  “乃是上-古-华--夏-神-国之地!”王耀回答的时候充满了自豪。

  “敢问,大先生,你可曾去过?”年轻男子追问道。

  “当然,我曾经修炼之时,灵魂出窍,去过上-古-华--夏-神-国,这些诗词全部是我背下来的,谢先生,说我抄袭是对的!”王耀说着看向谢玄机,而谢玄机脸色铁青。

  “大先生,我的梦想就是做一名侠客,刺杀永夜妖族的国王,可惜一次意外废了修为,今生无望,不知大先生是否可以作出一首表达侠客和刺客的诗词?”年轻男子问题十分刁钻,让烈阳国许多人眉毛紧锁十分不悦。

  “那这首改编的《侠客行》就送给你了!”王耀起身说道:“赵客缦永夜,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救赵挥金槌,梅洛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天城。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诗句读完,王耀立刻在心中默念:“李白大人,您老在天之灵莫怪,我就改了一点,对不起,对不起!”

  “大先生,刘鹤拜服!”年轻男子对王耀拱手一礼后就退下不在说一句话。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在座诸位还有谁想比诗!?”王耀环顾四周一口烈酒下肚,除了郎永-康兴奋的计入诗词和王耀话,顿时大殿之上十分安静。

  “在下牛薛!大先生,不知道你是否可以作出一首已凄清的瑟声表达哀怨乐曲的诗句?”一名中年人问道。

  清瑟怨遥夜,绕弦风雨哀。

  孤灯闻楚角,残月下章台。

  芳草已云暮,故人殊未来。

  乡书不可寄,秋雁又南回。

  “牛薛服了!”

  “客气!月上重火,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诸位可有不服者?”王耀在一次看向谢玄机笑道:“不知道谢玄机先生可有惊世名作?王耀只有抄袭,十分惭愧!”

  “你……”谢玄机顿时气的不行,同时天宫帝国的丞相也是黑脸喝酒,最高兴的就剩下李师师和郎永-康了。

  “哎!”这时郎永-康不由叹了口气,喃喃自语:“眉儿,你还活着多好!你一定喜欢这些诗词!”

  “郎老,您这是?”王耀看着郎永-康突然落泪,关心的问道。

  “不知,大先生可否为老夫作一首悼亡词?”郎永-康双眼充满泪花,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王耀。

  王耀点了点头退一步缓缓说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好好好!”郎永-康颤抖的手拿笔慢慢的写着,不过这一次他写的十分慢,泪水不停的落下,雪白的纸张瞬间被打湿,大殿之上没有任何一个人看不起这位老人,反而十分尊敬,众人静静的等着老人写完这些字。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王耀不由叹气道:“看似繁华的人生,在欲望之中那一天不是上演着各种各样的悲剧呢!”

  大殿之上安静的连心跳声多可以听见,这时候谢玄机在天宫帝国丞相威逼之下在一次站了起来怼着王耀道:“大先生,你抄的一首好诗啊!”

  谢玄机话刚刚说完,还没有等王耀开口,就被其他口水骂的回不嘴,其中就包括郎永-康,谁也没有想到一向儒雅的郎永-康老先生骂气人来那么难听。

  “只要大先生可以在十步之内,作出四首热血、爱国、忧国、孤单的诗词我就永久退出文坛。”谢玄机直接打断众人的谩骂,说道:“如果作不出,就请大先生,割掉舌头,承认抄袭,跪下向文坛学士们谢罪!”

  “呵呵,不得不说,老谢你无耻已经到了天下无敌的地方,我一开始就承认了是背诵,而你要和我要玩命,我就成全你!”王耀看向谢玄机的眼神充满了杀机。

  李逍遥安静看着王耀装BI,不过看着无视自己警告的谢玄机,顿时杀意锁定了谢玄机,而谢玄机全身一震,直接开始七孔流血而死。

  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好一句,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郎永-康直接叫好,同时马上拿笔记下。

  “春望: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诗中有热爱国家、眷念家人的美好情操,气度浑灏,好诗。”郎永-康评价道。

  王耀此时看着低着头的谢玄机第九步王耀开口了:“登高: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我在送你一首水调歌头吧!”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你……”这时谢玄机直接一口血吐了出来,晕死了过去。

  “谢玄机,你走上陌生的路,就要接受你路上命啊!”王耀意味深长对晕死了的谢玄机说道,可是再场的没有人明白什么意思。

  “不知道,还有哪位要与王耀对诗的?”

  “师兄,你喝醉了!”洛冰妍不由的用手紧紧抓住王耀的手臂,给予安慰。

  “我没事!”

  “大家这高兴我也作一首诗吧!”就在这个时候李逍遥突然开口说道。

  
2692 字
2020-08-09 23:42
第9章 看着王耀装13
御笔神尊外传之时空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