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半残废


尽管受了脚伤,但是没能阻止得了马小妹一颗按耐不住想的心。
曾经梦想着自己能够脱离高中那种起早贪黑在书海中挣扎的无奈生活,顺利踏入下一个未知旅途,马小妹内心就翻江倒海,激动不已。而此刻的这种特殊状态,马小妹以为所有人都会盯着马小妹,甚至会以为马小妹是天生的残疾,这让马小妹不禁低下头顶着大太阳默默的跟在老姐李丽芳的身后,像一只受伤的小猫咪,抬头都觉得自卑。
等手续办完,马小妹的脚也已经肿得严重了,李丽芳赤裸裸的数落着马小妹,说了那么多还是在责怪马小妹不该脚伤还没好就跑来学校,马小妹嬉皮笑脸的看着她,她尽管生马小妹的气,但还是找来了一位同学,问了医务室的方向,便要带马小妹过去,刚没走几步的路,马小妹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已经被一个外力推倒在地,只觉得一时间手腕剧烈疼痛,马小妹没来得及因为伤痛喊叫外加几滴眼泪,被一只大手迅速抓住手臂像拧皮箱一样被拉了起来,李丽芳一脸惊恐,愤怒的盯着那个陌生人。
你怎么回事,马小妹妹妹还有脚伤呢!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马小妹不是故意的。他一张清秀白皙的脸,灵动的双眼不安的盯着马小妹姐姐。
马小妹带你们去医务室。 他的内疚已经溢于言表,似乎只有这么做才能够赎罪。他的样子二十五六岁,不像个学生,倒像是马小妹老姐的同龄人。
不必了。姐姐冷冷的说,然后拉着马小妹走了。
新学校的医务处在一栋学生公寓的一楼,那里有一个不大明显的招牌,刚走进去也没见着医生,马小妹在医务室仅有的一张就诊桌旁的椅子上坐下,老姐则匆匆的走出医务室找医生,这时从门外进来了一个人,那不是刚刚撞倒马小妹的人?马小妹正疑惑着,又进来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中年男人。
怎么是你?老姐又一副傲慢的语气。
马小妹带医生过来呀。他没有了刚才一副内疚的脸,却换上一张亲切微笑的脸。
老郭,你赶紧看下这个小姑娘。那个所谓的医生老郭才把马小妹带进了就诊室。
等马小妹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个相谈甚欢。
第二次见到这个人的时候,是在隔天的早晨,学校为了迎接新生,特地召集所有在校的新生在操场上集合。台上校长唾沫横飞,慷慨激昂的发表着一大堆演讲后,接下去的教务处,学生会,辅导员,各个代表又是一堆的演讲,因为脚伤还没痊愈,久站之后伤口又开始发肿,各种难受,终于学生会主席一声解散,马小妹终于喘了口气找了一块小草地坐下。昨天刚认识的舍友吴悦也陪着马小妹,刚寒暄几句,忽然听到有人叫马小妹。
马小妹,声音清晰的从右边飘来。心里不禁好奇着,这个学校还有认识马小妹的吗?
一侧头看去,是他!
你怎么知道马小妹的名字呀?
惊讶吗?他顿了顿,你姐姐昨天讲的,她叫李丽芳,你叫马小妹!
哦~~~
你伤怎么样了?
恢复得挺好的。马小妹假装一脸深沉,对他的出现没有多大的理会。
马小妹是工商系商务英语的辅导员陈明浩,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到二号楼办公室找马小妹。
哦~~~辅导员。。。 马小妹就说你怎么不像学生嘛,马小妹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觉得对刚才的无理丝丝的愧疚。
看了他走远的背影,拉着吴悦拼命诉说无心之过。
等马小妹这消息电话带给老姐,只得到她平静的回答,昨天马小妹就知道了。。。
第一章 半残废
我们都会成长